兰亭序究竟是真好还是被捧出来的其实很容易就

时间:2019-08-11

  

兰亭序究竟是真好还是被捧出来的其实很容易就能发现

  结字笔法千变万化,其中起收,向背,奇正,疏密等等,这正是王羲之最擅长的处理技巧,在《圣教》《手札》中均有体现。

  如不是皇帝之位,世人也只不过能听到《兰亭》的传说罢了,谁有见过兰亭呢?谁又有机会学兰亭呢?

  普遍认为:《兰亭》真迹应为第一,《祭侄稿》为第二,《兰亭》临摹本为第三。

  但是在《兰亭》中,唯一的差别就是“下笔如有神助”,变化比平时更为丰富自然。

  书法至高于魏晋,此时真行草隶篆已经发展完备,这就是后代书法的起点,所以从根开始学,一定是最有利迈入整体的。

  再者就是看赵孟文征明董其昌王铎等等,他们临兰亭,也都是有自己的一套处理字形的方式,对于章法,大多数都保留原贴风格。

  难道您的质疑是来自天才的思考吗?看来应该好好把这种人供起来,简直千年一遇的奇才。

  往往很多人容易聪明反被聪明误,一千多年,大唐都结束了一千年,这一千年的时间为何只有你这么聪明呢?

  到初唐,李世民开始网罗王氏书法,难道是李世民慧眼识英雄吗?是书法界的伯乐吗?

  学是没有人能学好的,即使褚遂良虞世南,在字形上也未必都把握的准,就看二人临本和冯承素摹本,笔法字形处理上都是有异同的。

  在说《祭侄稿》,之前有类似作品吗?之后明清大草多学于此,但是有在这种悲愤上超过祭侄稿的吗?

  后来索性把历代兰亭评论和跋尾贴上去,依然还会有人说“李世民捧的,人云亦云罢了”

  这就好比一个只吃家常菜的人,如何让他去品评八大菜系优劣好坏?这要是当上评委,还不把厨子气的给他油炸了?

  所以在当时来说,临摹本还是不少的。就比如褚遂良虞世南,二人临的兰亭序,非常神似,用功颇深,所以二人临习次数非常多,但是每人只流传下一本,这就证明,这两本很大可能是最好的那本,流传有序的那本。

  《韭花帖》学到了,是小兰亭。米芾也学到了,是《蜀素帖》。虽在前十,但均不能成为前三。

  这个出发点是可靠的,因为在唐朝李世民开始,当朝褚遂良虞世南欧阳询等等,对此帖都下过很大的功夫,可见这本帖在唐朝当时的“专业圈”也是非常受肯定的。

  试想,如果《兰亭》还保存在一个家族手里,那么这个家族的书法一定代代相传,辈出名家。

  世称兰亭章法第一,以其神韵气质通透自然,后世杨凝式得其章法,自然书写《韭花帖》,后世称为“小兰亭”。

  晋后之时,以王羲之书最为流行(南方),王羲之为代表的琅琊王氏家族的书法,都有可学之处,但是以王羲之最盛。

  其实很多事,都不需要细想,单纯一个简单的辩证法就能看明白。根本不需要去分析兰亭,没什么用,懂的自然懂,有些思考能力的自然会慢慢懂,一些愚人如何解释也不会懂。

  如果你是潜心研究了几十年,能从一点上说《兰亭》有问题,这也是受别人尊重,有价值的。

  每个人都会写字不假,每个人都会看字不假,但是否能以一个“书法”的角度去看呢?

  李世民把兰亭的临摹本作为“国礼”送给异族番邦,送给王公贵族,送给有功大臣。

  出来之后,就成王氏家族的学习范本,后被李世民发扬光大,称为天下学习范本。

  这类人是比较理智的一部分人,他们知道历史上任何一种事物都不会凭空得名,也绝不可能受着质疑,还能领头一千年。

  如果一个没学过书法的人,一个初学者,都能看出其“神品”在何处,那书法岂不是太不值钱?历代“评者”岂不是太小儿科?

  正如郭德纲所说:人家从小说相声说了五十年,你坐着就听了一天相声就给别人提意见,凭什么呀?

  但你想过没有:等你当上大厨之后,还会随随便便说人家这不好那不好吗?是显得你很有能力还是特有自信?

  但是这种情况没太多,毕竟我面对的大多都是名家大家,少有二把刀。天天看二把刀也烦,有那时间看看古帖更长见识。

  这句话并非我所说,一定你会有事实根据,从晋书,到梁武帝萧衍书论,到颜真卿老祖宗颜之推《颜氏家训》中都有记载,王羲之的字就是当时最为可贵的学习范本。

  这世界哪那么多应该的事?按理说,你还应该是大老板呢,应该身价过亿,你是吗?

  大体分为两种,一种是比较相信历史的考量,认为《兰亭》是第一一定是有其原因,绝非浪得虚名。

  一种就是只会固执的质疑:《兰亭》是因为李世民捧,王羲之也是因为李世民捧才火的!《兰亭》做不了第一,王羲之也不配当书圣!

  当然,此类人士质疑绝对会有一些自己独到的见解,但是统一的出发点就是“兰亭非真迹”,都是摹本临本,即使再精妙,也不可能还原原作。

  好比爹妈在那做饭,做了一辈子饭,你天天只会张嘴吃,也不动手,最后跟他们来一句“你们做饭太难吃了”

  历代名家法帖,一定有一个广泛的“粉丝”,也就是有一堆不错的追随者,才能名世。

  古人法帖,密不外传,是李世民让人钩摹给世人看,才把精品的东西变得让大众都有机会学习。

  曾经我写过关于兰亭的文章,并未深入,只是从表皮的起行收笔的变化说了说,结果还是有大部分人看不懂,甚至还在说“人家就随便一写,哪有你想的这么多”“这些变化有什么用吗”?

  连学都没得学,兰亭又凭什么成为书家心目中的第一呢?他们又学不到,那以什么样的对比评兰亭为第一呢?

  此类质疑者,不怀疑《兰亭》是第一,但是质疑现在流传的《兰亭》是第一,以其非真迹原本。

  都以为书法是接地气的,是人人都可以看懂的,只有人人都可以看懂的字才是好字!

  被历代书家称为“神品”的字帖,怎么可能一个没学过书法的人就能看出来好在哪?

  所以说什么都可以理解,后来也就释然,并没有什么解释能让他们了解《兰亭》高妙之处。

  这本字帖流传了千年都没啥问题,而且懂得人一直都不少,凭什么你才活几十年,更没写过几天字就去否定一本字帖的价值呢?

  他们接触的字帖,书家比较多,自然认为《兰亭》并非不可一世,其余书家真迹,都可与之一夺。

  当这些都不具备还想多品评两句,自觉很有欣赏能力的时候,往往都会说一句“字是写给人看的,让普通人都能看懂是好字,才是真正的好字”(“不劳而获”怎么就那么应该?)

  这就好比人家养了个闺女,你儿子想取人家又不愿意花彩礼,美其名曰:女孩不就应该“女大当嫁”吗?这样的女孩才是好女孩!要嫁妆的肯定都是拜金的!

  其实早在上世纪到今天,就有很多专业的学者,书评家,鉴赏家等等质疑《兰亭序》第一的位置。

  二流书家有地域名甚至当世名,但是在风格或是法度上没有一流完备,所以只能名一时,名不了万世。

  就不一一推举《寒食帖》了,寒食帖章法给人一种“郁”气,大家自行体会就好了。

  再回到专业人士的质疑,一般认为在颜真卿《祭侄稿》之后,《兰亭》无真迹的情况下,二者排位有待商榷。

  世人摹兰亭,几乎不都取“形”也不会都刻意取“笔”,但是对于章法布置很看重。

  当然,这个只是学术界争论,但是从一定情况上,无论是古,还是今,都足以证明兰亭的珍贵性并不在“名”上,而是本身可学习的价值就非常高。

  人家种了一辈子地,你这刚吃了五谷杂粮就跟人家探讨如何种地,还夸夸其谈,你这不对,你那样太费事,你到底会不会种地?

  尤其《兰亭》世代秘传之家宝,智永的字就是得兰亭真传,细观智永千文的章法,上下左右字形变化非常之丰富,用笔肥瘦藏露布白变化均是精妙,这就是取了兰亭中的一点臻至化境而来的。

  有很多人都质疑《兰亭序》是“天下第一行书”,从质疑的角度大概可分为三种人。

  一本字帖流传千年,难道只有你这么聪明才懂得质疑吗?李世民都死了一千多年了,难道就没人翻案?

  《兰亭》章法,布白,字距,气息,神韵,都是在兰亭还没出来时,世上绝无仅有的。

  你要真是一三星米其林大厨,或者八大菜系名厨,来一句你们做饭太难吃了,估计还有人信。

  历史上的一流书家 和二流书家,大多区别就在此。一流的人法度完备而且风格独特,便于学习。

  比如褚遂良虞世南,临本来看,外形跟冯承素摹本(真正的下真迹一等)有很大不同,无论是用笔,还是部分字的处理,在外形上都有些不同。

  其实对于这些评论,就可知道书法水平如何,一个还不重视起收笔的人,书法水平一定是未入门的人。

  质疑兰亭的人,可以说我们这种没啥名气没啥水平的人胡编乱造,但是也要说古今大家评兰亭好,第一,也属于胡编乱造吗?

  但是,看章法,二人临作章法几乎与原贴无差,所以营造的通篇神韵气息,与兰亭真迹非常相似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